八一建军节 | 致敬最可爱的人!

8月1日,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节。2018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1周年,八一建军节源于南昌起义,91年前,为什么中国共产党要在这一天举行起义呢?这还得从中华民国成立说起。

辛亥革命

1911年,辛亥革命推翻清王朝统治,中华民国建立。1912年1月1日,孙中山宣誓就职中华民国总统,定都南京。孙中山当总统没多久,迫于形势就让位了。4月,孙中山辞职,临时参议院选袁世凯任临时大总统,首都迁至北京。在孙中山看来,袁世凯很多搞法都是逆潮流而动的,比如复辟帝制,自己做起皇帝来。袁世凯复辟帝制失败后,不久死了,他手下的将领形成皖系、直系、奉系三大派系。皖系军阀为段祺瑞,直系军阀为冯国璋,奉系军阀为张作霖。另外,全国还有晋系军阀阎锡山,徐州军阀张勋,滇系军阀唐继尧,桂系军阀陆荣廷等。中华民国政府主要由皖系、直系、奉系三大派系的军阀们或其代理人控制,你方唱罢我登场,史称北洋军阀政府。各军阀为争夺地盘,扩充实力,连年混战,民不聊生。

为此,孙中山看不惯这些军阀派系,气得肚子鼓鼓胀,他先后发动了二次革命、护国战争、护法战争,试图推翻北洋军阀政府。这些战争,孙中山都是依靠南方军阀反对北方军阀。不过,这些战争先后都失败了。孙中山认识到,依靠一派军阀来打倒另一派军阀,这条路走不通。

1921年5月,孙中山在广州另建政府,就任非常国会推举的非常大总统,与北洋军阀政府唱对台戏。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成立,成为中国新兴的政治力量。孙中山决定实行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1924年1月,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解释了三民主义。大会欢迎共产党员以个人身份加入中国国民党,很多共产党员趁机加入国民党。比如毛泽东,曾做过国民党中央候补执行委员、国民党上海执行部委员。不久,黄埔军校创立。

国共合作后,中国共产党在共产国际的支持下,走底层民粹路线,在农村进行农民运动,在城市进行工人运动。在国民党人看来,这些运动有时候搞得很过激过火,引起国民党人反感,其中包括蒋介石。

手里有了兵,有了枪,孙中山准备北伐,推翻北洋军阀政府。1924年10月,奉系军阀张作霖和直系将领冯玉祥联合,推翻了以曹锟为总统的直系军阀政权。张作霖、段祺瑞、冯玉祥电邀孙中山北上共商国是。孙中山接受邀请,扶病到达北京。可惜天未随人愿,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因患肝癌在北京逝世。

此时,等于说,在中华民国境内,存在着北京北洋军阀政府和广州国民政府,前者说后者不合法要取缔,后者说前者很反动要推翻。你怨我,我恨你,斗争一触即发。

1926年7月9日,广州国民政府在广州举行北伐誓师典礼,蒋介石任总司令,李济深任总参谋长。北伐战争正式打响,决心推翻北京北洋军阀政府。北伐军的主要敌人为直系军阀吴佩孚、皖系军阀孙传芳和奉系军阀张作霖。吴佩孚的军队盘踞湘、鄂和豫等省京汉铁路沿线,兵力20万。孙传芳的军队盘踞在闽、浙、苏、皖、赣等省,号称“五省联军”,兵力20万。奉系军阀张作霖主掌北京政府,盘踞京、津、直隶、热河及东北三省,兵力40万。北伐战争开始时,张作霖希望借北伐军力量打击吴佩孚,对战争采取观望态度;孙传芳打着“保境安民”的旗号保持中立。当时,吴佩孚后院起火,他手下将领冯玉祥在绥远省五原县誓师,组织国民革命军联军约5万人响应北伐。吴佩孚要平息冯玉祥,因而在湖南和湖北的兵力只有战斗力很弱的各种杂牌军10万人。

苏联派了以“加伦”为首的军事顾问团,协助蒋介石。北伐司令部根据双方军事力量对比和军阀之间的矛盾,制定了集中兵力、各个击破的战略方针,决定首先消灭吴佩孚,然后歼灭孙传芳,最后消灭张作霖。

叶挺

北伐军号称“国民革命军”,各路军队先后从广东省和广西省出发,总兵力约有十余万人。在中国共产党的协助下,湖南省和湖北省的工人农民运动风起云涌,支援北伐。北伐军迅速攻占了湖南省和湖北省,声威大震。其中汀泗桥战役和贺胜桥战役,让国民革命军第4军战绩辉煌,威名赫赫。第4军军长是张发奎,其中的叶挺独立团,更是敢打敢冲,创造了铁军神话。叶挺在北伐战争中,一战成名,成为铁军名将。第4军牛逼,这支部队的前身是粤军第1师(师长陈炯明),军队里的共产党员比较多,不少还担任军队里的政治部主任。后来红军大发展时期,三支红军队伍都先后叫红4军:井冈山红4军、湘鄂西红4军、鄂豫皖红4军。之所以这样叫,应该是借北伐战争时国民革命军第4军的威名。

1926年10月,北伐军占领武昌。12月,广州国民政府迁都武汉,主要领导人是汪精卫。武汉国民政府坚持孙中山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限制蒋介石的军事独裁,支持工农运动,是国民党左派和共产党联合的政府。共产党员谭平山、吴玉章、陈公博等,都是这个政府的重要成员。此时,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还是一个战壕的兄弟。武汉国民政府农民部,在武汉开办中央农民讲习所,邓演达为所长,毛泽东为副所长。毛泽东后来闹革命,紧紧扭住农民这个牛鼻子,应该跟他早期的农民情怀密切相关。农民部大力领导各省的农民协会,用武力与土豪劣绅作斗争。

广州国民政府由广州迁往武汉的时候,蒋介石坚持要迁都南京,遭反对。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清除共产党,大量逮捕和处决共产党人,史称“四·一二政变”。这帮国民党人称为右派,与共产党正式撕脸了。1927年4月18日,蒋介石在南京另立“国民政府”。此时,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中华民国有三个政府:北京北洋军阀政府、武汉国民政府、南京国民政府。张发奎拥护汪精卫武汉国民政府,反对蒋介石南京国民政府。6月,张发奎被武汉国民政府任命为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

南京国民政府完全与共产党势不两立,武汉国民政府开始是容共的。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第4、11、12、13、20军沿着长江东下,集结于九江周围,准备东征讨蒋。这5支军队,共产党在里面都有一定程度的影响。第4军第25师就是叶挺独立团改编,有很多共产党人;后来叶挺去第11军任第24师师长,该师也有很多共产党员;第20军的军长是贺龙,他此时不是共产党员,但对共产党抱有好感。贺龙原本在家乡湖南省桑植县起家,两把菜刀闹革命,拉起一支队伍。北伐时候投奔国名革命军,其队伍改编为第20军。

5月21日,驻长沙的国民革命军第35军33团团长许克祥,在长沙查封工人纠察队总部,袭击农民协会,捕杀共产党百余人,史称马日事变。

6月17日,武汉国民政府解聘了共产国际代表鲍罗廷。鲍罗廷知道国共合作大势已去,决定破裂共产国际与武汉国民政府关系。

北伐战争本是国民党和共产党一起冲锋陷阵的,可是,现在共产党遭到国民党镇压。在中国共产党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中共中央总书记陈独秀认为,共产党领导无产阶级不应搞政治斗争和武装斗争,只应进行经济斗争。他的主张遭到反对,被认为是右倾投降主义。

7月12日,共产国际指令改组中共中央,陈独秀被停职,一边歇着去了。张国焘临时代理主持中央工作,张国焘、张太雷、李维汉、李立三、周恩来等五人组成政治局常委,作为中共临时中央最高领导机构。

7月13日,临时中央发表《对政局宣言》,宣布“本党党员退出国民政府”。瞿秋白陪同鲍罗廷离开武汉,前往江西庐山联络张发奎。鲍罗廷与张发奎私交甚好,他将扭转败局的希望寄托在张发奎身上。

7月15日,武汉汪精卫国民政府召开分共会议,正式与中国共产党决裂,各政府部门和军队驱逐共产党人,史称“七·一五政变”。湖南省湖北省的农民运动和城市工人运动受到压制,工会和农会遭封闭。

共产党接连遭受重大打击,损失惨重,不禁义愤填膺怒火中烧,决心要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武装暴动来回击。可是,当时共产党手里并没有军队,咋办?最好的办法是借鸡生蛋了,从国民革命军北伐军中拉队伍。拉谁好呢?

武汉汪精卫国民政府分共后,中共中央准备把中央机关从武汉经九江迁至上海。7月19日,中共中央派李立三、邓中夏和谭平山赶往九江,筹划中央转移路线。三人去九江之前,中央并没有布置暴动任务。九江,江西省的北大门。鸦片战争后,英国在汉口和九江设立租界。在北伐战争的推动下,汉口和九江租界被收回。当时,林伯渠胞弟林祖烈正担任国民政府外交部驻九江外交专员兼九江海关监督。

7月20日,在林祖烈的安排下,谭平山、李立三、邓中夏、叶挺和聂荣臻等五人在九江海关内一幢二层楼房里召开谈话会,史称“九江第一次会议”。会议认为,张发奎不可靠,决定利用那些共产党有影响力的国名革命军在九江集结的机会,乘势把这些军队开赴南昌,举行武装暴动。消灭南昌的国民革命军第3、6、9三个军,反抗汪精卫武汉国民政府和蒋介石南京国民政府等国民党右派,建立新的革命政府。

当时,共产国际代表鲍罗庭在庐山休养,中共中央常委瞿秋白和张太雷也在庐山。李立三和邓中夏即赴庐山找鲍罗廷商议,请瞿秋白提出暴动意见。听了李立三关于暴动汇报,鲍罗庭沉默不表态,瞿秋白和张太雷则完全赞同。瞿秋白立即动身去汉口,向中共中央说明起义计划。在武汉的中央领导人张国焘和周恩来同意举行暴动,但认为理想的暴动地点是九江,李立三坚决反对,他认为九江的军阀部队已经聚集,对暴动不利。同时,准备暴动的叶挺、贺龙部队已经陆续开往南昌,在南昌暴动势在必行。

7月24日,李立三、谭平山、恽代英和邓中夏在九江召开第二次会议,进一步研究暴动计划。同日,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常委会在武汉召开扩大会议,作出在南昌暴动的决定。由周恩来、李立三、恽代英、彭湃等人组成前敌委员会,周恩来为书记,前往南昌领导和组织这次起义。会议决定打国民党左派旗帜,继承国民党正统,成立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组织贺龙部队及叶挺部队举行暴动,暴动后南下革命基础好的广东,取得共产国际的援助,重新汇合革命力量,没收大地主土地,实行劳动保护法,进行土地革命,然后再次进行新的北伐。

7月25日,周恩来衔中共中央之命从武汉赶到九江,召开第三次会议,同意暴动。决定邓中夏回武汉,把详细计划报告中共中央。

7月27日,谭平山、周恩来、李立三、贺龙、叶挺齐赴南昌,成立前敌委员会,决定30晚举行暴动。

联合张发奎进行暴动,其实看走了眼。此时的张发奎,已经不是国民党左派了,他追随蒋介石汪精卫反共。张发奎打算在庐山开会,借开会之机解决第二方面军中的中共分子问题,解除叶挺和贺龙的兵权。李立三、邓中夏听说这个消息后,心急如焚,决定尽快动手。

其实,中国共产党决定南昌暴动,共产国际是不赞成的,认为时机不成熟。因此,7月29日,张国焘自九江连发两密电,谓“暴动宜慎重,无论如何候他到再决定”。

7月30日,张国焘赶到南昌,召开前敌委员会。张国焘说,中共中央意见,暴动宜慎重,共产国际发紧急电报表示,如有成功把握,可举行暴动,否则不可动。在国民革命军中的共产党员退出,派到各地农民中去。目前,应极力拉拢张发奎,要得到张发奎同意,否则不可动。周恩来、恽代英、李立三、澎湃、谭平山都反对此项意见,谓暴动断不能迁移,更不可停止,张发奎已受汪精卫之包围,决不会同意暴动计划。共产党应站在领导的地位,不能依赖张发奎。

7月31日,张国焘表示服从多数,同意举行暴动。可是当晚,第20军副营长赵福生泄漏秘密,前敌委员会临时决定提前两小时即8月1日2时举行。周恩来为前敌委员会书记,贺龙为暴动总指挥,刘伯承任参谋长。参加南昌暴动的部队计有:国民革命军第3军军官教导团(团长朱德兼南昌市公安局局长),第4军25师第73团(团长周士第)和75团,第11军(副军长叶挺)第10师(师长蔡廷锴)和第24师(师长叶挺),第20军(军长贺龙)第1师(师长贺锦斋)和第2师(师长秦光远)。总兵力2万余人,暴动总指挥部设在江西大旅社。经过一夜激战,至拂晓,将在南昌的国民革命军第3、6、9军部队全部缴械,全歼守军三千余人。当日下午,驻九江市马回岭镇的第4军第25师第74团机枪连响应暴动,第二天到达南昌集中。

8月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谭平山,以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的身份,召开国民党左派联席会议。会议成立了最高权力机关“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委员长是谭平山。革命委员会设主席团,由宋庆龄、邓演达、谭平山、张发奎、贺龙、郭沫若、恽代英等七人组成,为革命委员会最高机关。宋庆龄、邓演达和张发奎三人,其实是硬塞进主席团的,并未征得其本人同意。因此,革命委员会的执行机关是以共产党人谭平山为首,下设参谋团,主持军事计划。

暴动后,随即对部队进行整编,编为三个军:第9军军长韦杵(未到职),副军长朱德,党代表朱克靖;第11军辖第10、24、25三个师(军长叶挺,党代表聂荣臻,10师长蔡廷锴、24师长叶挺、25师长周士第);第20军辖第1、2、3三个师(军长贺龙,党代表廖乾吾。1师师长贺锦斋、2师师长秦光远、3师师长周逸群)。全军共2万余人,继续袭用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的番号,贺龙兼代第二方面军总指挥,叶挺兼代前敌总指挥,聂荣臻任前敌军委书记。

南昌暴动,史称八一南昌起义。

8月3日,革命委员会按照中共中央原定计划,指挥部队分批撤出南昌,朱德升任第9军军长。起义军进至进贤县时,第11军第10师师长蔡廷锴驱逐在该师亲共的第30师师长范荩,率部折向赣东北,脱离起义军。第20军参谋长陈裕新,带着七百多人叛逃,投归唐生智。

部队撤离南昌仓促,未经整顿,酷暑远征,沿途多系山路,每日行军百里。兵士负担极重,每人背近三百发子弹,机关枪大炮都系自扛。沿途农民闻风而逃,食物与饮料全买不到,终日难得一粥。渴则饮田沟污水,很多兵士病死,倒毙者络绎不绝。士兵不明白暴动意义,军心动摇,逃走极多,行军仅仅三日,遗弃子弹将近半数,迫击炮完全丢尽,大炮亦丢几尊,逃跑及病死的兵士将近七千。由于敌军宣传,沿途农民对起义军越发仇视,落伍伤员常被农民所杀。行军途中,数日不见一人。

8月7日,起义军到达临川县,总兵力约1.3万人。在临川休息三天。

8月25日,先头部队到达瑞金县壬田镇。广东的国民党军第8路军总指挥李济深,调钱大钧部九千人,由赣州市进至会昌县和瑞金县阻止;调黄绍竑部九千人由南雄县、大余县向于都县前进,支援钱大钧部。当日,起义军向壬田镇守军发动进攻,歼其一部,攻占瑞金县城。接着,集中兵力攻占会昌县城。两战歼钱大钧部六千人。起义军伤亡近二千人。9月初,起义军一部在会昌县庄口镇洛口村,击退黄绍竑部的进攻。

由于大量人员逃跑,原定军事进军路线计划有泄漏危险,所以会昌县战斗后,起义军陆续折返瑞金县,改道东进,经福建省长汀县和上杭县,沿汀江和韩江南下。

9月18日,起义军进抵广东省大埔县。20日,作出分兵部署决定:周恩来、贺龙、叶挺等率领主力向潮州和汕头进发;第9军军长朱德率领第9军教导团和第11军25师共约三千余人,据守大埔县三河坝镇,掩护主力南下。

李济深令钱大钧残部牵制第25师;令黄绍竑部经丰顺县进攻潮州;令陈济棠、薛岳部3个师1.5万余人组成东路军,由河源市东进。

9月23日,起义军占领潮州和汕头,再次分兵,周逸群率第20军第3师留守潮州和汕头,贺龙与叶挺率第20军第1、2师和第11军第24师,连同以彭湃为总指挥的东江工农自卫军总指挥部,继续西进,向揭阳县和丰顺县进发。拟出兴宁县、五华县,攻取惠州。

9月28日,起义军向丰顺县汤坑镇推进,与敌激战,敌人伤亡四千人,起义军伤亡二千人,无力再战,遂向揭阳县撤退。部队行至揭阳县玉窖镇,听闻潮州遭敌攻陷,随即改道,向海丰县陆丰县方向撤退。

10月3日,起义军到达普宁市流沙镇,与由潮州汕头撤出的革命委员会汇合。经过流沙镇钟潭村的莲花山时,再次遭到东路军截击,第20军第1、2两个师溃散,残部由第1师师长贺锦斋率领,接受粤军收编。第11军24师战至千余人,退陆丰县甲子巷而溃散,余部在师长董朗的带领下,转战至陆丰县大安镇和陆河县新田镇,最后进入惠东县高潭镇中洞村,与海丰县陆丰县紫金县等三个县的农军会和,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2师。一年后,这支部队被李济深的粤军所灭。

10月3日,国民党钱大钧部约两万余人,由梅县松口镇扑向大埔县三河坝镇。朱德和第11军第25师师长周士第、党代表李硕勋指挥部队进行阻击。激战四天,起义军寡不敌众,向潮州转移。第20军第3师一部由潮汕地区撤至饶平县。

10月7日,张国焘、李立三、谭平山、周恩来、叶挺、恽代英、刘伯承、林伯渠、吴玉章、贺龙、彭湃、聂荣臻、周逸群等来到陆丰县,陆续逃至香港。

10月7日,第11军第25师和第20军第3师会合,共约两千人。两支部队在朱德、陈毅率领下,进入福建省永定县、武平县,后进入江西省赣州市的寻乌县、会昌县。从会昌县向西进军途中,朱德对部队进行了三次整训,史称“赣南三整”:安远县天心镇整顿、大余县整编和崇义县上堡镇整训。

到达安远县天心镇时,只剩千余人。当地百姓对起义军不了解,大都关门闭户。于是,朱德立即命令部队退出,在镇外的河滩上点篝火宿营。朱德让周士第去上海,让李硕勋(李鹏总理的父亲)去香港,寻找中共中央,汇报起义军所剩部队的当前情况,并请示行动。朱德召开排以上干部大会,进行思想动员和整顿,许多人心中又燃起了希望之火,部队得以初步稳定。部队走到信丰县时,饥寒交困。这时,少数人进饭馆白吃白喝,拿武器换钱花,领着一些士兵哄抢当铺。朱德得知这一严重情况,立即让陈毅紧急处理,把闹事的士兵押到部队面前,由陈毅宣布哄抢当铺事件的严重危害性,当场查明带头肇事的抢劫主犯三名,立即枪决。陈毅又向大家讲了许多革命道理,并希望大家跟朱军长革命,直至胜利。朱德宣布,这支队伍由他和陈毅共同领导。

10月16日,部队到达南康县、大余县,共计八百余人。朱德对部队进行思想教育,进行组织整顿,调整编制,将部队缩编为7个步兵连、1个重机枪连、1个特务连,对外称国民革命军第五纵队。朱德化名为王楷,任纵队司令员,陈毅任纵队指导员,王尔琢任纵队参谋长。

11月3日,部队到达崇义县上堡镇。国民革命军第16军驻扎于此,军长是范石生。范石生与朱德是同学。朱德整顿部队纪律、训练战术,并广泛发动群众,部队军事素质和精神面貌焕然一新。部队给养十分困难,朱德同范石生达成协议,将第五纵队编为国民革命军第16军第47师第140团,团长朱德,副团长胡少海。一月后,脱离范石生国民革命军部队。

1928年1月,朱德、陈毅率部队攻占湖南省宜章县县城,部队改称为工农革命军第1师。举行湘南起义,壮大部队,达一万余人。

1928年4月,朱德率领湘南起义部队到达井冈山,同毛泽东领导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部队会合,这就是著名的井冈山“朱毛会师”。

八一南昌起义由最初的二万余人,打得最后剩下不足千人,可以说是失败了。起义部队的基础是旧军队,兵痞和流氓占有一定数量,军阀主义习气相当严重。第20军的士兵沿途骚扰农民,抢财拿物,甚至发生奸淫之事。部队军心不稳,逃跑失散严重,人数不断减少。暴动后,全国共产党员的数量,从五万减少至万余人。暴动后,转移到上海的中共中央进行了追责,称南昌暴动为“叶贺失败事件”,是军事冒险运动;开除谭平山党籍;开除张国焘临时政治局候补委员及中执委资格;指责瞿秋白犯了左倾盲动错误。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八一南昌起义,瞿秋白、张国焘、李立三、周恩来是中共中央领导人,起领导决策作用;谭平山时任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常务委员,并担任国民党中央组织部长兼秘书长,他还是国民政府农民部长,是共产党在国民党里的最高职务者,是暴动的标志性人物,在他的影响下,贺龙率军参加;整个起义和撤退后的进军路线及战斗,他都是第一策划人,因此,谭平山是南昌起义的法定最高领导人。贺龙、叶挺是实际带兵的军长。朱德是南昌市公安局局长,暴动时职微,后来脱颖而出,主要是他收拾残部一直坚持不懈,砥砺前行,最后成为中央苏区的红军之父。

八一南昌起义作为一次共产党领导的武装起义,打出的却是国民党的旗帜,有特殊历史原因。国民党与共产党决裂,中共中央认为,国民党的革命性质没有改变,它仍然是民族解放运动之特别的旗帜,共产党现在不应当让出这个旗帜,不应当使一般叛徒篡窃国民党的名号。为争取国民党左派及部队中下层官兵,中共中央怕拿出来了党的政治主张,会吓退小资产阶级,抽了革命联合战线的力量。暴动当天,还用民众团体名义通电张发奎,欢迎他来南昌,并大书标语:“拥护张总指挥,欢迎张发奎总指挥领导革命!”南昌起义部队繁杂,共产党并未完全掌握起义部队,因此使用“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的旧番号,提出“打倒武汉政府,完成国民革命”的口号,更有利于贺龙、叶挺动员部下和维系军心。再者,共产国际的影响不可忽略。共产国际指示中共在退出武汉国民政府的同时,不退出国民党。

然而,不管如何,南昌起义,的确是共产党打向国民党的第一枪,从此,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军队,登上了历史舞台。这次南昌起义,将星闪耀,成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将帅摇篮。领导人周恩来成为共和国总理,“贺龙、朱德、刘伯承、陈毅、林彪、叶剑英、聂荣臻” 等七位成为开国元帅;“许光达、陈赓、粟裕”等三位成为大将;“萧克、周士第、杨至成、赵尔陆” 等成为上将。暴动时,陈毅是特务连文书,林彪是连长。

1933年6月30日,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发布《关于决定“八一”为中国工农红军成立纪念日》的命令指出:1927年8月1日发生了无产阶级政党共产党领导的南昌起义,这一起义是反帝的土地革命的开始,是英勇的工农红军的来源。中国工农红军的历年的艰苦战争中,打破了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历次进攻,根本动摇了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在中国的统治,已成了革命高涨的基本杠杆之一,成了中国劳苦群众革命斗争的组织者,是彻底进行民族革命战争的主力,本委员会为纪念南昌起义与红军成立,特定自1933年起,每年8月1日为中国工农红军成立纪念日。从此,8月1日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建军节。

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一建军节91周年纪念

打赏 支付宝打赏 微信打赏
本文标题:八一建军节 | 致敬最可爱的人!
本文链接:https://www.chenshuangyi.com/post/217.html
作者授权:除特别说明外,本文由 陈双义 原创编译并授权 陈双义博客 刊载发布。
版权声明:本文使用「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创作共享协议,转载或使用请遵守署名协议。协议见页脚-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百度一下
百度搜索
百度广告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644
  • 页面总数:10
  • 分类总数:12
  • 标签总数:1032
  • 评论总数:145
  • 浏览总数:276166

当前非电脑浏览器正常宽度,请使用移动设备访问本站!